当前位置:阿玛童话故事网 > 寓言故事 >

《儿童世界》的文学史价值

发布时间:2020-04-10 浏览次数:146次 作者:麦克尔

  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在曹文轩获得2016年国际安徒生奖之后曾表示,曹文轩的作品“表现了儿童文学对民族未来的承担”。现代意义上的中国儿童文学创作从五四时期开启,已有百余年历史,儿童文学在发生期及其各个发展阶段无不体现出对民族未来的承担。1922年1月,一本深刻影响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创作风格与走向的刊物《儿童世界》(停刊于1941年6月15日第46卷第9期),顺应时代对民族未来的召唤正式诞生。

  《儿童世界》由郑振铎主编、商务印书馆出版,是现代中国第一本以刊登儿童文学作品为主的综合类白话文儿童期刊。《儿童世界》出版之前,晚清民初时期中国已出现了一些儿童报刊,如半文半白的《蒙学报》、宣传政治改革的《童子世界》等。但这些以儿童为名的报刊所刊发的作品很多并不基于儿童的阅读接受,所刊发作品不论是语言形式、具体内容还是栏目设置都与现代意义上的儿童文学相去甚远。

  “五四”前后的启蒙思潮与社会进化论思想,带来了“人的发现”与对儿童的关照。杜威的“儿童中心说”等西方儿童教育理念,促使启蒙思想者重新考量儿童的位置、价值。报刊是形成与塑造中国近现代儿童文化的重要场域。依托报刊,儿童问题、儿童教育、儿童文学等话题受到了广泛讨论。儿童与现代民族国家建构有紧密关联。梁启超说:“人生百年,立于幼学。”胡适认为,考察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鲁迅以为,“孩子的世界,与成人的截然不同”,并进一步提出“幼者本位”儿童观。儿童被熔铸进现代话语体系,作为理想民族国家的建设者而被重视。以儿童为接受主体的儿童刊物《儿童世界》的创刊,是启蒙思想者发现儿童,继而用读物影响儿童精神生命的进阶,体现了他们希冀儿童成为健全人的理想与文化期待。

  《儿童世界》承袭了五四时期进步的“幼者本位”儿童观。郑振铎在《儿童世界·宣言》中曾说:“以前的儿童教育是注入式教育,只要把种种的死知识、死教训装入他头脑里……儿童自动阅读的读物,实在极少,我们出版这个《儿童世界》,宗旨就在于弥补这个缺憾。”

  《儿童世界》聚集了包括叶圣陶、赵景深、王统照、严既澄、徐应昶在内的现代中国第一批专门为儿童创作与改写文艺作品的作家群体,是现代儿童文学规模编创的起点。叶圣陶的《稻草人》(1923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是中国第一本童话集,共有23篇童话,其中21篇发表在《儿童世界》上。叶圣陶童话的刊发,改变了中国报刊倚赖、借鉴西方儿童文学的面貌,其介入现实、表现人生的童话创作形成了中国现代儿童文学的独特审美景观,影响了中国儿童文学风格的形成。

  在形式与内容上,《儿童世界》首次确立并运用寓言、图画故事、微童话等新型儿童文学体裁。杂志重视创作主体的新颖及创作经验的新鲜,长期开设“通讯”“问答”“儿童创作”“儿童投稿”等栏目,刊登包括小读者在内的各类作者所写的文艺作品。国外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儿童文学及儿童可接受的成人文学作品的改写版也多次刊载在《儿童世界》上。此外,该杂志还大量运用插图、彩绘、夹页、画报、专刊、刊中刊等制作手法。这些都使《儿童世界》有了更加鲜明的儿童立场,与之前以儿童命名及儿童观落后的“儿童报刊”形成明显分野。

  现代时期,知名作家学者就已关注到《儿童世界》,鲁迅的《二十四孝图》、王哲甫的《中国新文学运动史》、赵景深的《研究童话的途径》等论著文章中都涉及了《儿童世界》杂志。

  当代研究者在提及《儿童世界》的性质与地位时,普遍认定《儿童世界》是现代中国第一本儿童文学期刊。蒋风、朱自强、王泉根在相关著述中都提到《儿童世界》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本儿童文学杂志。笔者查阅了创刊初期至1941年较为完整的《儿童世界》,发现该杂志并非一本纯儿童文学期刊,而是以刊登儿童文学作品为主的综合类儿童期刊。《儿童世界》从第三卷开始,逐步走向综合类儿童期刊的架构与模式,曾推出童子军特刊、图画特刊、游戏特刊、常识特刊、发明专刊、艺术专号、航空专号等特刊或专号。此外,该杂志还开设多种栏目,介绍国内外重要历史事件、社会新闻、名人传记等,在刊载这些文字时,注重儿童化改编。

  以往对于《儿童世界》的研究存在明显缺憾。学界对郑振铎主持时期的《儿童世界》杂志关注较多。这些研究都以创刊第一年的《儿童世界》及该年刊发在《儿童世界》上的叶圣陶童话作为重点考察对象。例如,钱理群认为,叶圣陶童话高产的原因是当时郑振铎正主编《儿童世界》;刘绪源认为,《儿童世界》对催生童话集《稻草人》非常关键。徐应昶主持《儿童世界》的时间(1923—1941年)更长,但相关研究极其缺乏。因此,学界也就很难对该杂志作出更宏观、准确的判断与评价。究其原因,笔者认为,一是由于郑振铎是《儿童世界》的创办者,他所代表的文学研究会一直是儿童文学的策源地,该杂志第一年所刊发的稿件大都来源于文学研究会成员;而让《儿童世界》杂志声名鹊起的叶圣陶童话,也基本都刊发于郑振铎任主编时期。二是因为《儿童世界》作为周刊,持续办刊近20年,其卷本总量巨大。此外,该杂志几经停刊复刊,现在的各大图书馆、电子期刊库,已很难找到完整而连续的《儿童世界》版本。这也可能成为研究者止步的一个影响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