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阿玛童话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故事:历史、民间与未来(图)

发布时间:2020-03-19 浏览次数:110次 作者:麦克尔~

书人书事  
故事:历史、民间与未来(图)  
──诺贝尔文学奖作家谈故事写作  
 
 

故事:历史、民间与未来(图)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莫言著,浙江文艺出版社2019年9月出版。  
 
 

  日前,由浙江文艺出版社、腾讯视频、北京鼓楼西剧场联合主办,阅文集团、喜马拉雅、“北京阅读季·名家面对面”协办,KEY-可以文化承办,并在一条、十点读书、当当、京东等数十家媒体和平台的联合支持下,“故事:历史、民间与未来──诺贝尔文学奖作家高峰对谈暨《莫言作品典藏大系》(1981—2019)新书发布会、《蛙》《丰乳肥臀》等数字及有声图书首发启动仪式”在北京市鼓楼西剧场举办。

  两位诺贝尔奖作家联袂同台谈“故事”

  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勒·克莱齐奥和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作为重要嘉宾联袂出席本次活动。两位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从历史、民间与未来的多重角度,就与人类生活密切相关的“故事”和对新世纪未来文学的展望进行主题对谈。

  故事源自民间,故事也是走向世界的通行证。对每个人、特别是作家来说,童年则往往是故事的起点。莫言的故事曾经从《透明的红萝卜》里的黑孩讲起,从《四十一炮》里的“炮孩子”讲起,从少年时听村里老人讲的“聊斋”故事讲起,最终构建起属于莫言也属于世界的宏大而瑰丽多彩的高密东北乡文学王国。循着《变革》中科特迪瓦的男孩让·马罗、《流浪的星星》中尼斯的犹太女孩艾斯苔尔,以及在记忆中探寻非洲土地的《非洲人》,我们抵达的是勒·克莱齐奥的文学世界,抵达他对“主流文明之外的人类和为文明隐匿的人性”的探索。在诺贝尔文学奖的授奖理由中,勒·克莱齐奥的作品被形容为“新的旅程、诗意的冒险和感官的狂喜”,而莫言则被描述为“一个诗人”,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们胆大妄为、孤立无助、荒诞不经的世界”。他们的写作都源自民间,以“故事”记录着历史,书写着关于人性和人的世界的寓言。勒·克莱齐奥始终游走于不同的文化之间,非洲曾启发了他的创作,和印第安人一起生活改变了他对世界的看法;莫言则在文学的“高密东北乡”安置着他“飞跃于人类存在状态之上”的想象。人所不能抵达的未来和远方,都是作家笔下的“故事”驰骋的疆场。

  于莫言而言,从第一次发表作品,至今已接近四十个年头;而勒·克莱齐奥自1963年出版第一部小说《诉讼笔录》,至今已近六十年。他们笔耕不辍地向世人讲述着他们的故事,始终怀着对人类文明的关切和隐忧。如果说诺贝尔奖只是一个荣誉或标签,只是一个令两位世界级作家同台对话的契机,那么“故事”则隐含着他们作为文学家和小说家的精神内核。在全球化飞速发展和信息爆炸的今天,人们是否还需要说书人口耳相传讲述的故事呢?无论答案是怎么样的,文学永远不会谢幕,“故事”也将继续承载人类对未来的想象和希冀。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亮点频现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是迄今规模最大、收录作品最多的一套莫言作品定稿版典藏全编。二十六卷著作,除了收录莫言已经公开发表过全部长篇小说,一百余部中短篇小说,以及包括话剧剧作《霸王别姬》《我们的荆轲》在内的八部剧作,这套书还全新编辑、收录了莫言截至2019年的散文、随笔、演讲作品300余篇,分为散文集三卷(《会唱歌的墙》《虚伪的教育》《感谢那条秋田狗》),和演讲集三卷(《讲故事的人》《我们都是被偷换的孩子》《贫富与欲望》);可以说这是莫言散文、随笔与演讲文字首度最全面的大集结。

  莫言的散文和演讲作品,不仅呈现了莫言作为“讲故事的人”荣膺诺贝尔文学奖的创作心得和文学历程,更是让我们看到莫言对于全球化时代人类命运和文化前景的忧虑和沉思。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26卷的整体和每一卷装帧,均由曾在法国巴黎留学归国的设计师设计,用全彩插页的形式,首次收入了180余幅独家高清图片,包括莫言从童年至今的珍贵的生活照片,在国内外发表重要演讲、领受重要奖项与荣誉的珍贵照片,以及部分作品的珍贵手迹。

  这套书凝聚着因为“讲故事”而荣获诺贝尔奖的莫言所有想说的话、所有要讲的故事,连同其中的图片资料和附加文创,给我们提供的是一个全方位、多媒介、立体阅读莫言作品的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