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阿玛童话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历史、民间与未来——莫言和勒·克莱齐奥同台谈“故事”

发布时间:2020-03-19 浏览次数:124次 作者:麦克尔~

人民网北京10月9日电(吴晓琴) “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因为讲故事我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我获奖后发生了很多精彩的故事,这些故事,让我坚信真理和正义是存在的。今后的岁月里,我将继续讲我的故事。”莫言说。

历史、民间与未来——莫言和勒·克莱齐奥同台谈“故事”

莫言。人民网 吴晓琴 摄

10月9日上午,2018、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前一天,诺贝尔文学奖作家高峰对谈在北京举行。200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勒·克莱齐奥和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从历史、民间与未来的多重角度,就与人类生活密切相关的“故事”和对新世纪未来文学的展望进行主题对谈。

历史、民间与未来——莫言和勒·克莱齐奥同台谈“故事”

诺贝尔文学奖作家高峰对谈现场。人民网 吴晓琴 摄 

两位诺贝尔奖作家同台谈“故事”

故事源自民间,故事也是走向世界的通行证。对每个人特别是作家来说,童年往往是故事的起点。

莫言的故事曾经从《透明的红萝卜》里的黑孩讲起,从《四十一炮》里的“炮孩子”讲起,从少年时听村里老人讲的“聊斋”故事讲起,最终构建起属于莫言也属于世界的宏大而瑰丽多彩的高密东北乡文学王国。循着《变革》中科特迪瓦的男孩让·马罗、《流浪的星星》中尼斯的犹太女孩艾斯苔尔,以及在记忆中探寻非洲土地的《非洲人》,我们抵达的是勒·克莱齐奥的文学世界,抵达他对“主流文明之外的人类和为文明隐匿的人性”的探索。

历史、民间与未来——莫言和勒·克莱齐奥同台谈“故事”

勒·克莱齐奥(左)。人民网 吴晓琴 摄

在诺贝尔文学奖的授奖理由中,勒·克莱齐奥的作品被形容为“新的旅程、诗意的冒险和感官的狂喜”,而莫言则被描述为“一个诗人”,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人们胆大妄为、孤立无助、荒诞不经的世界”。他们的写作都源自民间,以“故事”记录着历史,书写着关于人性和人的世界的寓言。勒·克莱齐奥始终游走于不同的文化之间,非洲曾启发了他的创作,和印第安人一起生活改变了他对世界的看法;莫言则在文学的“高密东北乡”安置着他“飞跃于人类存在状态之上”的想象。人所不能抵达的未来和远方,都是作家笔下的“故事”驰骋的疆场。

于莫言而言,从第一次发表作品,至今已接近四十个年头;而勒·克莱齐奥自1963年出版第一部小说《诉讼笔录》,至今已近六十年。他们笔耕不辍地向世人讲述着他们的故事,始终怀着对人类文明的关切和隐忧。如果说诺贝尔奖只是一个荣誉或标签,只是一个令两位世界级作家同台对话的契机,那么“故事”则隐含着他们作为文学家和小说家的精神内核。在全球化飞速发展和信息爆炸的今天,人们是否还需要说书人口耳相传讲述的故事呢?无论答案是怎么样的,文学永远不会谢幕,“故事”也将继续承载人类对未来的想象和希冀。

演艺明星现场诵读莫言作品

作为中国首位,也是迄今唯一一位荣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莫言的影响力早已越出了文学之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莫言的作品在世界上的传播愈加广泛,迄今他的多数重要作品已被翻译成五十多种外国语言;同时,中外许多大学相继授予莫言荣誉博士学位,德国巴伐利亚艺术科学院授予他“通讯院士”称号,英国牛津大学摄政公园学院授予他“荣誉院士”称号。

《红高粱家族》《丰乳肥臀》《生死疲劳》《檀香刑》《手》《我们的荆轲》等作品片段,经由诸位明星的诵读,让人们愈发领略到莫言文学语言的鲜活魅力。李敬泽等作家、评论家对莫言近四十年的文学创作以及莫言对中国文学、中国文化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提升所起的突出作用,给予高度赞誉。著名教育家朱永新在发言中,特别谈到莫言作品对青少年的价值,他认为:“鲜明的人道主义,顽强的英雄主义和苦难的理想主义,是莫言作品传递给我们的情怀,也是青少年应该从中汲取的精神养料。”

历史、民间与未来——莫言和勒·克莱齐奥同台谈“故事”

演员祖峰现场诵读莫言作品《生死疲劳》。人民网 吴晓琴 摄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发布

《莫言作品典藏大系》用全彩插页的形式,首次收入了180余幅独家高清图片,包括莫言从童年至今的珍贵的生活照片,在国内外发表重要演讲、领受重要奖项与荣誉的珍贵照片,以及部分作品的珍贵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