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阿玛童话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他一直都在:这是一个真实的恐怖故事

发布时间:2021-06-01 浏览次数:115次 作者:麦克尔

这句话对于前几天的一条热搜来说,简直就是恐怖事件一般的存在。

微博网友@IADSER 龙徒在微博上发表了一段 50 秒的视频。

昏暗的视频中,画面摇摇晃晃,尽管周围环境噪音环绕,但是仍旧压不过视频中传来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和捶门声。

这段视频让无数的网友想起了那间" 十三号室 "

也就是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戒中心那间非常 " 神奇 " 的房间,他的负责人是一个叫杨永信的中年男人。

而前些天的这个热搜也让一度被大家遗忘的这个男人再度被推到风口浪尖,还有那间传说中的" 十三号室 "

尽管这件事在后来被临沂市卫生和计划委生育委员会否认,但这个男人不管时间过去多久,仍旧在很多人心中留下了烙铁一般的阴影。

杨永信的传奇,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

甚至连柴静都对这个传奇的男人充满着无限的好奇心。由此,《新闻调查》单独出了一期节目。

《网瘾之戒》

在此之前,我先和大家简单的说一说杨永信为这个社会立下的 " 功劳 "。

网络世界的出现,让很多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陷入了一种怪圈。

什么怪圈呢?

就是整个人,整个身体,整个心思全都扑在了网络上。

这样的孩子俗称——网瘾少年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家孩子身上,简直就是如五雷轰顶一般的消息。

而杨永信的出现,让这些睿智的家长看到了光明和希望。

至今,杨永信的微博中还留着一条一条被改造孩子的家长们给他发的短信陈述。

这一字一句真挚的情感,让杨永信的事业貌似更加为人所 " 信服 "。

杨永信真正厉害的地方,是无论之前多么不听话、怎样顶撞父母、怎样大声反抗的网瘾少年少女们,只要进了十三号室,40 分钟后再出来,一定是一个脱胎换骨的状态。

(治疗前)

(治疗后)

会抱着父母流着泪说‘对不起’

会低着头和身边人说 " 我错了 "

会沉默寡言地不再暴躁如从前。

变好了,真的变好了。

父母在一旁自我感动的流下了泪水,杨永信在一旁咧着大嘴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这个十三号室的魔力之强大,全依仗 DX-IIA ‘电休克治疗仪’

治疗的方法,就是十几个人将躁动不安的网瘾少年按压在一张病床上,杨永信将仪器的导电器放置与孩子的太阳穴上进行电击。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节目中有一个片段资料是来自于别家媒体采访杨永信的时候,所亲身尝试电流穿过太阳穴的感觉。

这样 3 毫安的电流,对于视频资料中的记者来说,只是轻微的疼痛。

而真正接受过点击疗法的孩子,则无法用言语形容这种疼痛感。

" 那种感觉说不上来,真的经历过了才知道。"

四十多分钟的节目,柴静就杨永信和家长,还有在训练营中接受点击疗法的孩子和已经逃离出来的孩子做了采访。

杨永信的自信,家长的绝对信服,在训练营中接受点击治疗孩子的臣服,以及逃离出来孩子对杨永信的愤怒。

都是一种无声的恐惧。

很多人好奇,杨永信是如何所谓的‘行为矫正’方法让第一次进到这个房间的孩子迅速的改变。

柴静就这个问题问了杨永信,杨永信坐在病床前拿着电击仪器,咧着嘴得意洋洋地向记者展示自己的方法。

不论是谁,躺在他面前这张床上的孩子,会在一边接受电击状态下一边回答杨永信质问般的提问。

这种治疗,可以说没有治疗的手段,只有逼迫的手段。

" 说话得小心点了 "

孩子纵然心理反抗,却抗不过身体上的疼痛,只能顺着杨永信的 " 循循善诱 " 一步一步地 " 改邪归正 "

而杨永信坚信这样除了这样的方法,再无更好的方法。

随后柴静问杨永信,几千个孩子就是这样被解决好的吗?

杨永信抬着头,无比自信且充满一种令人作呕的笑容,点了点头。

你无法接受这样的人能被家长奉为神一般的存在,而这个人也把自己当做救世主一般的存在。

在他的字典里。

孩子在电击下的服从,即便是孩子因为害怕而特意伪装的行为,那这种行为能够伪装一辈子也是非常好的。

关注橘子电影 微 信 公 众 号 :(juzimovie),发送 " 电影资源 ",获取橘子君推荐电影资源,坐在家里看经典大片!

我给大家来看一下他说出最后一句话的状态。

这种笑容,你无法形容。

无法用什么恶毒或者是辱骂的话去形容这种笑容,一种天生喜欢被孩子臣服在自己脚下的优越感,一种喜欢被无数因为网瘾孩子而烦恼的家长的崇拜感。

杨永信啊杨永信,什么样的世道才能出了你这样的一个人?

在采访中,柴静就杨永信用的点击仪器会不会对孩子产生副作用和使用的点击量反复追问。

杨永信面对柴静的采访,从容不迫的打着太极。

" 这台仪器,用在孩子身上安全吗?"

" 对脑补发有伤害吗?"

" 它究竟在使用中有没有对正在发育中的大脑有副作用?"

" 这台仪器能不能用于 18 岁以下的青少年身上?"

" 我们有看到网戒中心有 12 岁的孩子,对这么小的孩子使用这样的脑部刺激的治疗方法,会不会对他们的大脑发育产生影响?你确定吗? "

从开始笃定的 " 坚决不会有问题 " 到后来的 " 我认为不会有问题 "

即便是说出这种唯心主义的猖獗话,杨永信脸上也丝毫没有露出点点的怯弱和羞愧的样子。

杨永信用的这种治疗仪究竟如他所说?

全是放屁!

不仅有伤害,而且还是针对狂躁型的精神病患者。

同时这种仪器还没有生产许可证,在正规医院是明令禁止使用的。

而在杨永信和家中这边,成了救世主一般的存在。

就连杨永信口中对孩子使用的电量数,都是在撒谎。

柴静反复确认,是否真的没用,杨永信一口咬定,没有用。

但是在已经从那里出来的孩子口中,他所见过的已经达到了 40 毫安。

而镜头转向仍旧在治疗营中的孩子,他们的口中则是像重复杨永信的话一般,坚持只有 5 毫安。

这样的两极化回答的例子还有很多,我们基本可以确定,身在治疗营中的孩子,从身体到心灵已经完完全全极力掩饰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甚至是惧怕家长、惧怕杨永信,在这里,只有服从才会换来真正的自由。

这就像一个划分开我们传统世界的另一个国度,他们的领导人是杨永信,大臣是这些孩子的家长,奴隶则是这些被送到这里的孩子。

它有着自己的规则,你想要在这个国度生存下去,只有忘记自己是谁,忘记自己是什么人,忘记自己的性格,统统都忘记一切的一切。

只需要遵守一条规则,杨永信就是神,杨永信的话就是真理。

一切都是为你好。

这句扭曲的话放在这里来看,简直事讽刺至极。

片子中有个我印象很深刻的画面。

柴静去到治疗营拍摄杨永信上课的片段,小张作为刚刚进来的‘病人’,被杨永信叫起身和自己的父母表达愧疚。

一旁的父母老泪纵横,身后其他孩子的父母有的流泪,有的已经见怪不怪了。

杨永信就是有这种‘魔力’改变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