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阿玛童话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四喜哥的春天(民间故事)

发布时间:2020-10-08 浏览次数:74次 作者:麦克尔

  太阳未下山,四喜哥就准备晚饭了。晚饭很简单,一个番茄炒鸡蛋,一个红烧鸡翅,焖了点儿米饭就够了。四喜哥今年60多岁了,有点跛足、面黑、身材微胖。小时候身材矮小,浑身圆滚滚的,同学们嘲笑他像四喜丸子。成年后长高了,可是小时候的称呼不好改,大家还叫他四喜。后来年纪大了,就叫他四喜哥,他也不急不恼,随大家怎么叫。

  四喜哥原是轧钢厂的工人,一次工伤,腿摔骨折了,伤愈后腿瘸了,走路一跛一跛的。本来年轻时自身条件就差,住在偏远的郊区,户口也是郊区的,这下姑娘们更看不上他了,有介绍对象的,一见面,就没了消息,一晃就过了四十岁,再一晃过了五十岁,他也不想再找了。人到中年,他的同学也都变成大肚腩,油腻大叔,他的形象反而不那么丢分了。

  这几年,城市发展越来越快,他住的郊区住房已经成为城中村,户口也从郊区变成了市区。去年赶上城中村改造,祖上的一个小院被拆迁,一下子分了四套住房,都是一百平米以上的,四喜哥自己住一套,三套出租。在省城,他这四套住房一夜之间让他成为千万富翁,他的身价一下子直线上升。再参加同学聚会,班里的同学对他刮目相看,眼神中都是羡慕嫉妒恨,房子、钱真是个好东西,一下子让他金身附体。班里的女生也不再揶揄他的腿瘸,班花甚至开玩笑,要不娶了她,她下嫁无所谓,同学们开始起哄。以前他要娶班花,那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现在的班花,身材臃肿,丧偶,还有一个儿子等房子结婚。别人说,四喜,你傻啊!进门当爹多好,明年儿子结婚生孩子,你就直接当爷爷了,一下子比我们还快。四喜哥笑笑,我一个人过挺好的。

  有一次,班长给他打电话,约在一个粤菜馆吃饭,他进去后才知道,只有班花在场,一个三个人。

  四喜哥觉得班长和班花之间关系有些微妙,说不出哪种感觉,是亲密,还是暧昧。

  坐在金碧辉煌的餐厅,四喜哥有些不自在,班长一直给他劝酒,聊起上学时的往事,说那时就知道四喜是个实在人,不会弯弯绕绕,一直挺钦佩他。你一个人单身那么多年,如果可以还是要找个伴,老伴老伴,老来作伴,不然以后躺着床上连个端水的人都没有。

  班花也不断给他夹菜,轻言细语,含情脉脉,恍惚中还不时递过一个暧昧的眼神,让他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

  班长说,找对象吧还得是老同学,知根知底,不会遇到骗子,你说是吧?

  四喜哥战战兢兢地吃完饭,說有事急忙走了,临走时把饭钱也结了,留下班长和班花在雅座中,关门时,他看到班花嘴角露出不屑和一个翻上天的白眼。再以后的同学聚会,他就不想去了,总觉得多年的同学情不过如此,少年时的美好,只能留着回忆中了。

  他吃过晚饭,要去小区后面的公园活动去,每天晚上夜幕降临,小区后面的公园就会有很多纳凉的人,有跳广场舞的,有练太极拳的,有散步健身的,很是热闹。街边的凉亭里是一群爱唱歌的人,自己带着音响、话筒,每天晚上都要唱歌,吸引一大群人观看。

  一开始四喜哥也是围观的观众,那天下了一场雨,路上泥泞,唱歌的人有几个没来,歌唱队里一位长者招呼着大家,来唱首歌嘛,一起娱乐下。四喜哥一时嗓子痒痒,就上去唱了一首《鸿雁》,那是他们经常唱的曲目,有音乐伴奏。四喜哥第一次在人前唱歌,还是有些紧张,好在夜色深沉,谁也看不清他的面孔,让他心里的紧张舒缓了些,“鸿雁,天空上,对对排成行。江水长,秋草黄,草原上琴声忧伤。”

  四喜哥一开嗓,就引起一片掌声。四喜哥上学时就爱唱歌,天生一副好嗓子,他的声音清脆嘹亮,音域宽广,民歌歌曲、流行歌曲都不在话下,可一直没有表演的机会,最多和朋友一起去KTV唱唱,大庭广众之下唱歌,这是第一次。

  歌唱队的人也纷纷叫好,说真是人才,我们天天在这唱歌简直是班门弄斧。立刻加了他的微信,邀请他每天来唱歌,四喜哥开心地答应了,反正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能让人欣赏歌声,何乐不为。

  每天晚上四喜哥的曲目都是压轴的,唱过一曲,下面的人不干,让接着唱,没有三四首歌下不来,甚至有几个大爷大妈级的粉丝,天天等着来听他唱歌。四喜哥嘴上推脱着,心里还是美滋滋的,终于能有点事情干了,感觉生活也充实了。每天四喜哥都期待夜晚的到来,这是他一天最幸福的时刻,以前生活的孤独、寂寞,都被歌声一扫而光,原来单调乏味的生活也一天天的变得充实起来。

  四喜哥一到凉亭,就热情的和大家打着招呼。几个人头天就商量好新歌演唱的顺序,只等八点钟,夜幕降临,人多起来他们就开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