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阿玛童话故事网 > 故事大全 >

为他人开一朵花

发布时间:2020-01-16 浏览次数:191次 作者:麦克尔~

1

我和林宇是初中同学,并且一起考进了市一中。在新的学校新的班级里,我们的关系比过去更加密切了,而且很快就和班上的其他同学打成一片。

可是才过了几个月,生性活泼、爱说爱闹的我却渐渐被班上的同学孤立了起来,谁也不愿意和我多说话,更不喜欢和我玩。有些女生还公开表示对我的排斥。

到底怎么了?我很郁闷,百思不得其解。问题出在哪呢?

林宇在班上有极好的人缘,和谁都能愉快地相处,谁有什么事情也都愿意和他分享或倾诉。我想不通,我和林宇是好朋友,我们是一起到这个学校、进这个班级的,可为什么他就那么受欢迎,而我居然处处被人排斥?论长相、论成绩、论口才,我觉得自己样样都比林宇强。林宇内敛,平时话并不多,也从没见他有刻意去讨好谁,他是如何赢得好人缘的?

一天晚自习,轮到我当值日班干。李通这家伙很不上路,不给我面子,我值日,他居然先是和同桌说话,我警告他们后,他又转过身去和后桌嘀咕。于是,我愤愤地走过去,不客气地斥责了他几句:“都这么大人了,还需要别人一而再的警告吗?脸也不会红,真是皮厚。”我才说他几句,没想到,这家伙不仅不听,还嚣张地骂我“算个屁”。气得我脸红耳赤,也不客气地和他对骂起来。我口齿伶俐,骂他这个口吃佬根本不用说一个“脏”字。李通不笨,听得明白我的弦外之音,我句句带刺,直指心窝的话气得他脸红脖子粗,还直跳脚,想和我打架。

我才不怕他,也摩拳擦掌准备迎战。大家围上来,林宇好说歹说好不容易才把我们两人劝开。但我却在别人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叫“鄙夷”的目光,让我心里很受伤。我还隐约听见,有个女生转身走时还不屑地对另一个女生说:“周一民就这副德行,也配当什么班干?值个班就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欺负李通说话不利索。哼,他以为自己有多优秀,就知道成天出口伤人,还说我是胖妞……”

“我有成天出口伤人吗?我只不过是和他们开玩笑,他们就这样斤斤计较,可我平时哪次没热心教他们解难题呢,搭进时间不说,还落个坏名声。”我忿忿地想,心里不是滋味。

2

晚自习快结束时,前桌的杨兴海拿着道题转过身来问我。这题挺难的,我都想了一节课才想出来。杨兴海是花钱进来读的,他的成绩排在班上倒数几名,于是我对他说:“这题很难,我看你还是放弃算了,不要浪费时间,就算我愿意讲给你听,你也不会理解的。”

杨兴海愤怒地剜了我一眼,没吭声。在他转身过去后,我小声嘟哝了一句:“是什么人就上什么学校,你花钱进一中来读简直是受罪……”我的话还没说完,杨兴海就转过身,把他手中的书砸在我脸上。

“混蛋,你干嘛?我教不教你是我的自由,你发什么神经呀?”我气死了,这杨兴海有病呀,平时关系还不错,我也时常指点他,居然这样对我。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悲哀地想,心里异常沮丧。

晚自习放学时,林宇先一步留下了我。他说要我晚上和他一块回家。其实我也正有一肚子话想向林宇倾诉,我心里很委屈,而且我也想向林宇取经,如何做才能与同学愉快交往?

3

路上,我一开口就向林宇诉苦:“做人好难,做好人更难。我不都是为了他们好,现在却搞得自己里外不是人了,早知道这样我随便他们好了。还有其他人,我平时那么用心教他们解题,他们不领情就算了,还说我成天出口伤人……真是让人心灰意冷了。”

“一民,你晚上是不是对杨兴海说了什么让人挺难堪的话?”林宇问。

“哪有说什么呀?我只不过说了一句玩笑话。我说‘你花钱进一中来读简直是受罪’。我说的是实话,他的成绩你不是不知道,在一中,他那底子,哪能跟得上呀?我是体谅他,你知道他中考才多少分吗?我都听人说了,整整比我们少了50分。”我说,忍不住叹气。